福彩快三网上投注站

首页 > 营销专区 > >
2019-08-20 16:42:08
VC到底是不是个坑?反正这些美国总统都跳进去了
VC到底是不是个坑?反正这些美国总统都跳进去了         随着特朗普当选美国第45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将于明年1月离开白宫。奥巴马在进入政界之前是一名律师,但很明显他无法回去重操旧业了。据可靠消息,奥巴马离任后将进军风投,去当投资人。

        无独有偶,即将上任的川普也是一名投资人,不管是背后支持的财团还是候选人的身份,美国总统似乎从奥巴马开始和商界、投资圈联系得更紧密了。事实上,不止美国,很多国家的国会议员和政府高官退休后都去了风投公司。除了名誉外,在任职期间积累的人脉等各方资源都是得天独厚的资本。

        奥巴马要当投资人

        今年6月,在接受彭博通讯社的采访时,奥巴马就透露了他在私营领域方面的一些鲜为人知的倾向,特别是针对硅谷和风投领域方面的一些意见。“我与硅谷和风投资本等人士进行过交流,与他们的交流让我对科学和机构产生了很大的兴趣。我认为,我在开启总统生涯和打造相关团队方面的技能以及营销创新的技能,将与我在私营领域开展实践所需的技能相差无几。”

        当年奥巴马参见选举时,背后的20家金主主要来自知名大学、科技巨头、医疗和律所等。在任职期间,他和科技行业、小企业的关系非常友好。奥巴马指出,美国全面的金融体验的确有助于创新企业。他称,由于大量自由流动的资本存在,美国初创企业因此与国外同行相比,也有着巨大的优势。

        去年奥巴马在白宫发起了一个叫做“演示日“的活动,在这个活动中,奥巴马邀请了30多位创业者到白宫分享自己在创业方面的成就和故事。当时PartPic的创始人博克斯表示,和奥巴马交谈有种在见投资人的感觉。许多风投公司都看好奥巴马,史蒂夫·凯斯就表示,奥巴马可以像投资者那样提出专业的问题。

        种种迹象标明,VC行业或将迎来一位总统。根据奥巴马的人生经历,大致可以推断出他偏爱的投资领域:

        投资NBA篮球队

        众所周知,奥巴马是篮球爱好者。曾为观看NBA总决赛第七场比赛在乘坐“空中一号”专机着陆后延迟离机。

        据英国《每日邮报》网站报道,美国总统奥巴马计划在今年年底卸任后,以特许经营方式投资于一支NBA篮球队,丰富卸任后的生活。奥巴马上一次表达这种意向是在2015年11月采访中,他说:“我幻想过构建一支球队会多么有趣,那会很奇妙。”

        白宫发言人厄内斯特透露,奥巴马可能会在“适当的情况”下投资于一支NBA球队。此前,他曾“幻想”过自己组建一支篮球队。

        生物医疗领域

        在奥巴马两届总统任期间,很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推动美国的医疗改革。

        建立全民医疗保障体系,一直以来是美国人的一个梦,尤其是美国民主党近一个世纪以来的梦想,也是美国很多经济学家和卫生学家所致力推动的。奥巴马的上台似乎给了美国一个极好的改革机会,于是推出了他的医改方案。

        继“人类基因组计划”之后,近两年,奥巴马医疗改革又把“精准医疗计划”推到风口浪尖。预计将于2016拨付给国家卫生研究院、国家癌症研究所、美国国家医疗信息技术协调办公室等机构共2.15亿美元,用于资助“精准医疗”方面的科学研究和创新发展。

        高科技领域

        VR技术、无人驾驶、社交网络等都得益于奥巴马的推行。这位打破“美国历史上提及科技名词最多的总统”记录的总统,在8年间对科技领域做出了无比巨大的贡献。

        奥巴马有许多优点,例如是个科技控、硬件宅,对于各种科技产品十分着迷。著名风投公司500 Startups创始人戴夫·麦克卢尔认为,奥巴马拥有全球性的眼光,可以没有种族、性别差异地选择世界级人才。

        对美国总统来说,高清摄像头、连接至云计算平台的网络,以及精确的GPS定位系统等,这些普通人喜爱的功能都有可能造成信息安全威胁。因此,在使用最新数码产品时,奥巴马必须遵守白宫安全专家制定的一系列规则,而这些安全专家的使命是保护总统的通信安全。

        在2013年的一次大会上,奥巴马表示:“由于安全原因,我不被允许使用iPhone。”但他是第一位经常随身携带订制版黑莓手机的美国总统。他会在iPad上阅读新闻简报和ESPN网站上的体育赛事结果。此外,他还佩戴Fitbit Surge运动手环。

        可以说,奥巴马是在任期内全面接受个人科技产品的首位美国总统。在与硅谷巨头们的晚宴上,他也曾谈到,如何更好地利用个人科技,提高投票率和公民参与度。

        当然,奥巴马并非是首位卸任后加入投资圈的总统,特朗普也不是第一个当总统的投资人。

        投资人总统特朗普

        虽然川普有张“大炮嘴”,选举中遭到了几乎所有硅谷科技公司的反对,但从目前报道的新闻来看,他和华尔街、硅谷的关系也不会那么紧张。

        首先值得一提的是,押对宝的风险投资家彼得·蒂尔。素以眼光毒辣的他,一直是特朗普最有力的支持者,他冒着成为硅谷“非主流”的危险在共和党大会上发言声援特朗普并为其竞选团队捐助125万美元。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蒂尔表示他非常愿意为新总统建言献策,不过他并不会谋求什么正式的职位,自己并没有进军政坛之意。同时,他还号召科技界放下成见共同努力。

        未来他可能会加入特朗普的过渡团队担任特别顾问,外界猜测,蒂尔在过渡团队中的主要职责可能是弥合特朗普与硅谷之间的分歧。

        虽然川普没有从政经验,但他有一票商界好友。在他的神助攻下,本周巴菲特的个人财富增加了62亿美元,再一次坐上全球富翁排行榜第二把交椅。据美国政治资讯网站Politico称,他的政权交接团队过去几个月已悄然列出一份简短的特朗普政府候选人名单。位列其中的既有商业巨子,也有保守派活动家。

        其中,他在竞选过程中的亲密战友和支持者成为最受关注的热门人选,其中3个人备受瞩目:

        steve mnuchin:特朗普竞选团队的财政负责人,他之前在高盛担任董事,目前是资产管理公司Dune capital的CEO。他还投资电影,比如《狙击手》《自杀小队》。特朗普曾承诺他在内阁中担任经济决策角色。

        Wilbur Ross:擅长不同行业的破产企业重组的投资人,他一直非常支持特朗普,曾有媒体报道,特朗普曾许诺让他担任商务部长。

        Thomas Barrack:他负责特朗普竞选团队的筹款,为特朗普的整个竞选过程筹款,是特朗普竞选背后的最大金主。他是美国柯罗尼资本(Colony Capital)的创始人,这家公司是全球最大地产基金之一,包括迈克尔-杰克逊的梦幻庄园都是他们的资产。他还有一个身份,好莱坞娱乐公司Miramax的老板。由于他曾经在在里根政府担任内政部助理副部长,所以美国多家财经媒体均猜测,他将是特朗普内阁财政部部长的重要候选人。

        竞选不过半年,川普就得罪了全球超过40亿的人,他从不隐藏自己要赢的雄心和绝不吃亏的性格。某种方面来说,川普当选是互联网的胜利,进一步削弱着如美国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传统媒体的影响力。美国经济已经原地踏步近20年,超过10年没有出台过任何有效的政策提升自身的竞争力。

        房产巨鳄精明的川普也有着自己的投资哲学,那就是分散、分散、再分散:他是纽约曼哈顿以外地区最大的地主之一,拥有超过100种股票,拥有最多的是避险基金。他曾砸了几百万美元在避险基金之王鲍尔森(John Paulson)的基金里,也曾给贝莱德黑曜石基金投了2500万美元。

        或如《人类简史》和《未来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教授的观点:正是 “做正确的事”(自由主义伦理)和“做精明的事”(资本主义经济)之间的传统联合的解体,开启了“特朗普时刻”,他认为导致这种局面的原因是政治变革的进程未能跟上科技的进步,不过,他认为科技的进一步发展也可能会提供部分解决方案。

        全球市场弥漫着各种不稳定情绪,纷纷扰扰,该来的终归要来。

        “总统俱乐部”凯雷集团

        美国凯雷投资集团是全球最大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之一。与KKR、德克萨斯·太平洋等相比,凯雷是一个后来者。成立于1987年,只有20多年的历史。公司并没有选择金融中心纽约或者芝加哥作为大本营,而是选址政治中心华盛顿,坐落在美国联邦调查局总部的旁边,距离白宫以及国会大厦仅一步之遥。

        1989年,创始人之一的鲁宾斯坦请来美国前国防部长弗兰克·卡路西做凯雷做董事长。卡路西的到来为凯雷开辟了一条并购蹊径——军工行业。就这样,无须面对KKR 、黑石等大牌私募股权基金的竞争,凯雷具备了得天独厚的优势和资源。

        接下来的整个90年代,凯雷的绝大部分精力都用于收购从五角大楼拿订单的公司。当时冷战已经结束,军工企业合同大幅减少,由此产生的廉价收购机会比比皆是。1990年,凯雷收购了哈斯科、BDM International和LTV等一批军工企业。1992年,通过收购与美国中情局相关联的企业BDM International,凯雷得到了它的子公司Vinnell,该公司专门训练沙特阿拉伯的军队以保护油田。

        布什父子是为凯雷集团出力政要的典型代表。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凯雷就雇佣了小布什担任其旗下收购公司Caterair的董事;1994年,小布什因为参选德州州长,只能退出凯雷,取而代之的是谋求连任总统失败的老布什。

        凯雷集团在投资界一直被称为“总统俱乐部”: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在1998~2003年间出任凯雷亚洲顾问委员会主席;前国务卿詹姆斯·贝克在1993~2005年间担任公司的资深顾问和合伙人;英国前首相约翰·梅杰在2001~2004年间担任凯雷欧洲分公司主席;菲律宾前总统拉莫斯、克林顿政府的白宫办公厅主任麦克拉提,以及美国前证券与交易委员会(SEC)主席阿瑟·列维特,都先后为凯雷打过工。无论你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只要你愿意贡献出政治资本和人脉关系,凯雷就会付高额的薪酬。

        此外,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在卸任后受聘于私人股本公司Yucaipa,任职高级顾问,负责为其提供市场投资方面的咨询并筹集资金;加拿大前总理马尔罗尼加入了黑石集团董事会;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以兼职合伙人的身份加盟矽谷著名风险投资公司KPCB;基辛格也担任AIG基金的工委会主席,对阎焱在AIG期间的中海油项目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据 16-11-14 投资界)

本文由http://www.simonclarter.com/yingxiaozhuanqu/721.html原创,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

下一篇:集团《 解放思想 不断突围》文集问世-上一篇:上海集成电路产业基金落户浦东签约仪式举行

回到顶部